電話:13320011683

魏女士:13367084668

郵編:33000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南昌市青云譜區廣州路

新形勢下工具行業面臨的挑戰和機遇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引起的全球經濟衰退,經過各國政府的共同合作,渡過了最困難的時期。經歷這次危機的沉重打擊之后,各國都在進行深刻的檢討和反思,隨后必將結合本國實際,對經濟結構做出必要的調整,中國更是如此。所以危機之后,我們工具行業將要面對的是一個國內、國際經濟發展的新格局,市場形勢和需求結構都將發生很大的變化。這是我們研究當前形勢必須看到的關鍵點。下面,我分四個問題來談一談對形勢發展的估計,和相關對策的思考。

國際金融危機及其引發的全球經濟衰退,使工具工業經受了沉重的沖擊,但業內人士對中長期發展前景繼續看好
    從一年來的實際發展情況看,我們原來對國際金融風暴對我國實體經濟的沖擊的估計是不足的。就工具行業來說,2008年三季度還只感到一點小的沖擊。第一波沖擊首先從浙江溫嶺工具市場上反映出來,劣質低價刀具銷售大幅度下降,幅度達到30%~50%。這些低價刀具主要供應低檔機電產品的制造商,對國內工具行業的整體狀況影響不大。第二波受到沖擊的是出口工具制造商。從2008年四季度開始,很多企業訂單下降幅度達到50%。但前三季度訂單充裕,所以2008年工具出口仍有較大幅度增長。工具分會統計刀具出口增長26.7%。我國工具行業承受的第三波沖擊是最嚴重的。基本上從2008年10-11月份開始,有影響的大型主流工具企業突然出現銷售大幅度滑坡,業內人士把這種現象形容為“跳水式”下跌,下降幅度普遍達到40%~50%。這個情況,超出了原來的估計。后來的調查表明,并不完全是制造業的需求銳減。而是各個中間環節以及最終用戶對宏觀經濟的發展前景心存疑慮,大家都在觀望。于是開始吃庫存,暫停進貨。所以2009年1月份的銷售稍有好轉,同比下降36.7%。2、3月份的情況繼續有所回暖。部分企業的訂單和銷售,已達到往年同期的70%~80%。當時樂觀的估計,國家的宏觀調控政策已開始見到成效,二季度開始將逐月好轉。但這種情況并未出現。二季度工具分會統計顯示,銷售收入同比下降仍達33.2%,利潤下降72.7%。至8月份,分會月度統計快報,企業的平均銷售收入同比下降27.5%,出現了好轉的跡象。但總體看來,回升比較緩慢。只有很少企業保持去年水平或略有增長,還有少數企業同比下降達到40%~50%。
總體看來,此次金融危機引發的全球經濟衰退,對我國工具企業的影響比預計的嚴重,持續時間也比預計的長,要認真對待。這里也順便介紹一下歐、美、日主要工業國家的工具企業在這次金融危機中的情況。
Sandvik Tooling集團,從2008年四季度開始出現下滑,訂單下降18%,銷售下降12%,利潤下降47%。進入2009年,形勢更加嚴峻。至二季度末,訂單下降45%,銷售下降44%,并出現虧損。
美國Kennametal 集團的刀具部分 (MSSG)至2009年6月底的2009財政年度,銷售收入從上年的16.75億美元,下降至11.92億美元,平均下降29%。每股收益下降71%。顯然,今年的情況比去年更嚴峻,所以上半年的下降,會高于這個平均值。
日本工具工業的總體情況。從日本工具協會公布的數據看,也是從2008年四季度開始下滑,進入2009年以后,情況日趨惡化。2009年1-7月,高速鋼刀具平均同比下降54.7%。7月同比下降更達到61.4%。硬質合金刀具平均同比下降43.7%,2009年2-4月達到谷底,此后逐月回升,但仍在低水平運行。
由此可見,此次金融危機及經濟衰退,對全球工具工業的沖擊是很大的。但是業內人士仍對中、長期發展前景十分看好。原因是我們的服務對象——制造業已經出現了強勁的復蘇勢頭。我國汽車工業更是在全球一枝獨秀,逆勢而上保持高速增長。我國的新興的制造業如:新能源產業、航空航天產業、電子通信產業等也在國家的有力支持下,迅速發展。到8月末為止,我國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已連續6個月高于50.0,并出現了穩步增長的趨勢,9月PMI繼續上升至54.3。
從國際上看,PMI也在年初達到谷底后快速回升,6月回到50.0后,8月上升到53.1,趨勢是好的。
Sandvik Tooling 認為,盡管這次衰退可能會持續2~3年,但從歷史經驗看,自20世紀七十年代初開始,每隔十年左右就會出現一次衰退。重要的是,衰退過后都有更高水平的發展,因此前景是光明的。
當然,好的發展前景是要通過努力來爭取的。工具行業的廣大企業不但要采取措施應對當前危機,而且要為下一步的發展,積蓄力量,以便在新一輪的發展中贏得市場。

危機過后,我國工具企業將要面對一個發生重大改變的國際和國內市場,必須及時調整現有發展模式適應新的需要
我想著重指出的是,從表面上看,這次金融危機及經濟衰退主要發生在發達國家。但應看到,這個情況是表面的、暫時的。從深層次分析,危機過后我國工具企業面對的挑戰將比國外同行嚴重,原因是我國長期實行的出口導向型發展政策使各行各業的發展格局出現一定程度的扭曲。以工具行業來說,出口刀具基本上都是低端產品,內銷也以中低端標準刀具為主。進入新世紀以后,盡管經過廣大企業的努力,硬質合金刀具的比重從2000年的15%上升到2008年的40%,超硬刀具的發展也十分迅速,進步明顯。但從全國刀具的總體產銷水平看,沒有從根本上改變以傳統標準刀具為主的格局。和國際同行相比,產品結構和整體服務水平的差距是國內工具企業的軟肋。現在,國際經濟格局的改變使我國長期實行的出口導向型發展模式將難以為繼,進一步突顯了我國工具產品結構調整滯后的弱點,這個問題必須認真對待。
我國當前正在起步的宏觀經濟結構調整,是危機過后全球經濟格局變化的需要。盡管涉及內容復雜而廣泛。但歸納起來就是一句話:經濟增長從主要依靠投資和出口拉動,轉向主要依靠內需拉動。這個轉變,對工具行業的影響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出口增長速度放慢。
今年是危機發生的第一年,出口不僅沒有增長,反而大幅度下滑。危機過后,全球經濟開始回升,出口會恢復和增長。因為經濟全球化的基本面沒有變,國與國之間優勢互補,揚長避短和資源優化配置的需要沒有變。因此,國際貿易要發展,進出口要增長的大趨勢會保持下去。但必須認清,國際貿易中收支嚴重不平衡的現象必須逐步改變。像過去幾年,我國出口每年增長20~30%日子不會再出現了。
第二,隨著宏觀經濟結構的調整,我國制造業的產業結構也會跟著做出調整。
首先是出口外向型制造企業的發展速度要放慢,短期還可能出現負增長的情況。而和居民消費密切相關的產業仍會保持較高速的增長。如汽車、住房、工程機械、醫療機械、電子通訊設施、輕工產品及其相關的零配件行業、模具行業等。還有和國家總體發展戰略相關的產業也會保持快速發展,如新能源產業(核能、風能、太陽能、水能等),航空航天產業、船舶工業、礦山采掘機械等。我們的服務對象必然會隨著產業重點的轉移而發生變化。
第三,全球氣候暖化目前成為各國關注的重點,也是大國博弈的焦點,必須認真面對。
現在世界各國都公認,氣候變暖是關系到人類生存的根本問題,必須予以解決。但誰應該負主要責任,誰帶頭來減排,則爭論不休。我們的論點是,發達國家工業化過程中濫用資源,碳排放幾百年,現在大氣中積累的二氧化碳70%是發達國家排放的。發達國家應該負起主要的減排責任。發達國家則說,近年來中國碳排放上升過快,已經和全球第一排放大戶美國平起平坐,兩國加起來占全球排放量的40%,必須予以限制。法國總統薩科奇最近在聯合國大會上叫嚷要征收碳排放稅。顯然,大國博弈的焦點,已經從民主人權議題轉向氣候環境。
發達國家在這個問題上對我施加的壓力,雖然要據理力爭,但是必須看到,碳排放問題已經是一個無法回避的現實。對我們的直接挑戰是:我國作為“世界工廠”的角色已經受到極大的制約,規模不可能無限擴張了。試想,我們為發達國家生產產品,承受了資源和環境的后果;低價賣出去,使發達國家在資本回報和廉價消費雙重受益,到頭來落到一個破壞環境的罪名,還要向他們交納碳排放稅。誰能繼續干這樣的傻事?因此今后外貿出口,必須衡量全局利弊,做到以我為主、有所為有所不為。
以上幾點都是全局性的變化趨勢,我們工具行業在調整今后發展戰略時必須考慮。下面說一說對我國各類工具企業調整發展戰略的一些看法。

我國工具企業在出口和內銷兩方面,都要作出重大的戰略性調整
工具出口企業調整戰略
目前出口的刀具產品,大多屬于低端領域,根據我國國情,還是可以出一點,但數量不能盲目擴張。今后的趨勢是要貫徹少而精、精而強的原則,規模要大大縮小,附加值要不斷提高(通過品牌、營銷、質量、交貨期等一系列措施),以低的消耗贏得高的效益。
我國現在出口刀具超過了30億件,僅此一項是工業大國日本高速鋼刀具產銷量的40倍以上,每年消費的高速鋼占全球40%。不要說今后的市場有問題,維持這么大規模的“碳排放”也是不能持續的。
我們認為,在國際、國內經濟新格局下,工具出口企業要在國家政策的指引下(例如恢復出口質量許可證制度,調整出口稅目分類等),實行優勝劣汰,重新洗牌,讓消耗低、效益高的企業獲得優先發展。
工具企業在國內市場的戰略定位,也須作出調整
我國是“金磚四國”中最大的經濟體,大家都看好我國制造業的發展潛力。2008年我國制造業的刀具消費達到40億美元,超過日、美、德等工業發達國家,居全球第一位。國內市場發展前景十分廣闊,我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制造業基地。刀具是為制造服務的,守著這么一個大市場,工具企業發展機遇是很大的。
但是一年來的事態發展說明,我國工具企業還沒有充分用好這個大市場帶來的機遇。一年來,盡管全球經濟衰退,但我國的汽車產業、新能源產業、航空航天產業、電子通信產業等仍保持了高速發展的勢頭。盡管如此,我國主要工具企業的國內銷售值仍然下降了30%左右,說明我們還沒有真正大規模進入到這些新興支柱產業,它們的發展沒有對國內工具企業的銷售起到有力的拉動作用。
所以,我國工具企業在國內市場的戰略定位,面對國際、國內經濟格局的變化,也要做出及時調整。并且要迅速做好二件事,第一是服務方向要調整到主要面向國內新興支柱產業的軌道上來;第二是要調整產品結構,提高服務水平,適應這些新用戶的需要。2008年我國進口刀具100億人民幣,約14億美元。說明國內對高端刀具產品和服務的需求十分強勁,今后還會迅速增長。當然對國內工具企業來講,進入這個新領域難度是很大的。首先要認真調研,摸清需求,然后根據自身優勢,選好切入點,逐步站穩腳跟,擴大戰果,盲目上馬不會成功,零敲碎打則成不了氣候,一定要做好扎實的工作。這方面我們的國際同行有很多成功的經驗,值得借鑒。

我國工具企業實施發展戰略的重大調整,不能急功近利,必須從打好基礎入手,扎實推進
綜上所述,我國工具企業發展戰略的調整,是要從為低端制造業服務為主轉向為現代制造業服務為主的新方向。在產品結構上,要從發展傳統標準刀具為主,轉變到發展現代高效刀具為主的新軌道。對于這樣一次重大的戰略轉軌,國內工具企業一定要認識到,這意味著企業的整體水平,從軟件到硬件,必須有一個全面的提升。一定不能把這樣一次重大的轉軌,片面理解為購置一批現代裝備,制造一批現代高效刀具,滿足市場需要而已。這種急功近利的指導思想,是無法實現企業戰略轉軌目標的。
從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從傳統工具工業發展到現代工具工業,是質的飛躍。其最關鍵、最本質的變化是工具企業從單純的賣刀具轉變為提供“整體解決方案”。現代刀具企業為制造業提供“整體解決方案”,是承諾為用戶的使用效果全面負責,是為用戶“降低成本,提高工效”出謀劃策,提供全方位服務,直到解決問題為止。所以,衡量一個現代工具企業的實力,不僅僅要看它是否有能力制造高水平的現代高效刀具,更要看它是否具備為制造業提高勞動生產率,提供“整體解決方案”的綜合能力。用這個標準來衡量,國內工具企業和發達國家的先進水平差距還是很大的。
例如:現代高效刀具的基礎技術主要有三大塊:高水平的現代刀具材料;高水平的現代涂層技術和裝備;高水平的刀具專用數字化設計、制造技術和裝備。可以說,這三大塊的高端技術,包括原材料、技術、設計、工藝和裝備,我們還主要依靠引進。一旦離開了這些“洋拐棍”,高端產品是制造不出來的。由此可見,我們在回顧近十年的快速發展歷程時,不要盲目高估我們已經達到的發展水平。不要動不動就給自己帶上一頂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的桂冠。要繼續兢兢業業,埋頭苦干,在發展中不斷夯實基礎,增強自主開發的能力,才能為現代制造業提供更好的服務。
前面提到,隨著我國經濟結構的調整,現代制造業發展的速度正在加快,為工具企業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市場機遇。其發展趨勢是更輕、更強、更快、更省。所以,對工具工業提出了新型合成材料高速加工、鋁合金高速加工、鈦合金高效加工、高性能蠕墨鑄鐵高速加工等一系列新課題。對此,我們國內工具企業的技術儲備是不足的,而我們的國外同行則是有了較充分的積累和準備。因此,在這些新興產業領域,國產刀具的市場占有率僅有10%~20%,形勢是很嚴峻的。提高國產刀具的市場占有率關鍵在掌握基礎技術,對工具企業來講,先進材料、先進涂層、先進數字化制造技術和裝備,必須掌握在手。否則將永遠沒有自主發展能力,必定會在劇烈的競爭中處于劣勢地位。
那么,怎么改變我國工具企業在先進制造業領域所處的劣勢地位?最近,北京兩家航空制造雜志采訪我,都問了一個同樣的問題:我國航空工業快速發展,大飛機項目迅速上馬,我國工具工業如何抓住大好機遇,發展高效刀具,滿足制這種發展需要?我的回答說了一大堆,但歸納起來就幾句話:認清形勢,克服浮躁,夯實基礎,奮起直追。關于如何“夯實基礎,奮起直追”,我認為發達國家的經驗是值得借鑒的。他們目前的水平比我們先進,仍在孜孜不倦的追求新的進步,永遠把夯實基礎放在支持發展首要位置。
如:美國波音公司為發展新一代787客機的制造技術,在英國Sheffield大學投資并參與共建了一個全球性的先進制造技術研究中心AMRC(實際上參與這個項目的還有其他著名跨國企業),由波音將生產開發中遇到的制造技術難題進行發布,在AMRC的支持下,幫助其它中心成員(主要是供應商,包括工具企業)針對波音的難題進行研究攻關,既解決了主機廠的發展需要,也帶領了配套廠共同發展。在發達國家制造業的各個領域,如汽車、航空航天、通用機械等,由龍頭企業掛帥,以大學的研究所為基地,聯合全球相關供應商,共同發展先進制造技術的做法,已經成為常態。西方的成功合作模式是值得我們借鑒的。
建設這樣的研究開發平臺,有兩個關鍵詞,一是制造業龍頭企業,二是大學的研究機構。兩者結合起來,就可發揮巨大的潛力。而當前我國在制造業的研發工作中,泛泛的提倡以企業為主體,產、學、研、用相結合,看似面面俱到,實際上沒有發揮出應有的作用。當然,開發新產品是企業的責任,但是像材料、涂層、數字化制造技術等基礎研究工作,要經歷漫長且艱難的道路,不是短期內就可以見到成效的。什么都讓企業為主體,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助長了浮躁之風。我們在現實中經常看到的現象是:國家一說要振興某個行業,大家一哄而上,爭新項目,上新產品。為了拿到項目,承諾兩、三年趕上國際先進水平。結果,新產品出了一批,基礎技術沒人管,整體水平提高緩慢。難道這樣的教訓還少嗎?在當前國際、國內經濟格局調整的關鍵時刻,對我們工具行業來講,機遇是大的,挑戰也是嚴峻的,留給我們的趕超時間不多。所以必須認清形勢,克服浮躁,夯實基礎,奮起直追。特別是在基礎技術研究方面,希望制造業龍頭企業和大學研究機構,帶頭挑起這個重擔。大企業和大學搭起研發合作平臺,加上廣大工具企業的積極參與,一定會在應用開發方面取得新的進展,打破目前停滯不前的局面。
當然,在強調打好基礎、加強研發的同時,我還想指出一點:自主創新作為一種指導思想,其核心內涵是反對墨守成規,不斷突破自我,有所發展、有所前進。但應強調,自主創新不排斥對外合作,不能把自主創新變成閉門造車。在我們工具行業新的歷史征途上,必須繼續堅持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經歷了30年的發展之后,我國對外開放已經進入新階段,從單純的“引進來”,正在向“走出去”發展,這種客觀形勢的變化,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更為寬廣的空間來和國際同行在平等互利、優勢互補的基礎上,開展多種形式的合作,達到共同發展的目標。所以廣大企業在今后的發展中,要把握好這個機遇,把對外開放的有利條件,轉化成推動發展的強大動力。

棋牌手游公司开发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教你公式杀一波 快速时时开奖记录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 博彩娱乐官方网站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记录 时时全天计划 北京pk赛车软件安装 新疆时时开奖号码公平吗 北京pk赛车彩票合法吗 飞艇怎么玩才能赢 无错一肖中特 6狮娱乐 3肖6码三肖六码什么意思 21点怎么玩 星空娱乐怎么玩